失踪人口.

【喻黄】无声别 2

不管怎么改还是觉得ooc严重,人设属于虫爹OTZ
不开车的文不是好文(不),大概是点肉沫,新手司机刚上路。
已经放弃了排版放弃了首行缩进两个字符,辣鸡排版+错字+差的要死的文笔。
以及不会搞链接……
_

Chapter 2
喻文州伸手将外面的灯关了之后才发现房间里没有开灯,窗外的霓虹灯倒是没使屋里黑漆漆的一片。好歹还能看见轮廓。而黄少天则坐在那里看着手机,他进来时黄少天只是抬头看他一眼随后就低头继续看着手机。

喻文州坐在床上看着黄少天那被手机屏照亮的脸,在黑漆漆的屋子里。随后伸手把床头边的灯打开。突然感到亮光的黄少天抬起头看着喻文州,话里还带着一股怒气,“干什么?”

“把灯打开,不然那样手机亮光太刺眼对眼睛不好。”

喻文州缓缓的说到,在他离开的那些天里黄少天依旧在这个房间里睡,原因很简单,只有这一张双人床。
这是当时黄少天要求的,说单人床太麻烦还是双人床比较好,天天睡一起。可他一个人睡的时候,难免会后悔当初的决定。偌大的双人床足够他睡,可他依旧睡在自己那边死死的攥着被子,活生生把这当成了单人床。他甚至不敢去喻文州睡过的那边,觉得那里都是喻文州的味道。黄少天不想记起喻文州,拼了命的想要忘了他。

可黄少天还没彻底忘了他时,这个人就已经回来了。

“你打算什么时候原谅我呢?”喻文州依旧看着黄少天,缓缓的开口问到。黄少天把手机放下抬头看着他,“你什么时候把原因说出来我就什么时候原谅你。”

喻文州很无奈的看着坐在那里一脸怨气的黄少天,这个平时总是絮絮叨叨有很多话的人,在他回来的这天格外的安静,和平时相比。喻文州看着他,下一秒就凑过去吻住他。

黄少天似乎没想到他会有这样的动作,他想避开,可喻文州一个手按住了他的手,另一个手插进了他的发间,他能感到头皮上的那片温暖。当新鲜空气涌进肺里时黄少天咳嗽了两声,看着眼前的人。

依旧是那个眉眼,自己一见就会着迷的那种,可黄少天却分明看到了他的眼袋,那张脸上满是憔悴,眼睛里面还带着血丝。

“你瘦了……”

“大概吧。”

“没睡好吗?”

“飞机延误了,不然上午就能到的。在飞机上,我一想到马上就能见到你,就兴奋的睡不着。”

这个人太了解黄少天,以至于他知道,怎么样才能让黄少天妥协。所以,这大概就是我为什么那么沉迷于他吧。黄少天想,有时候他发现喻文州他自己还要了解自己。

而喻文州那憔悴的样子却是黄少天第二次见到,他再也不想再见到他那样子了。他想起那个雪天趴在自己肩头的喻文州。

人都有软肋,而他喻文州就是黄少天的软肋,喻文州那个样子更是黄少天心里最软的地方,要是问为什么,就是太让人心疼了,最喜欢的人最让人心疼的样子。

黄少天搂住喻文州的脖子随后便吻了上去。喻文州诧异着黄少天的举动,随后却是占据了主权。一时间黄少天的嘴里全是喻文州的味道,这个熟悉的味道他有多久没有遇到了?黄少天自己也不知道。他回应着喻文州,舌头缠绕在一起。

黄少天伸手去解喻文州的扣子却被他按住手,他有些疑惑的看着喻文州,却看到了喻文州躲闪的目光。随后喻文州就埋头咬住了他的锁骨,解开了他的扣子。

黄少天搂紧了喻文州把头紧紧的靠在喻文州的肩上。异物入侵的时候还是有些不适,那凉腻的液体带来的感觉他一直都不喜欢。

进入的时候黄少天攥紧了喻文州的衣角,喻文州凑过去亲吻他的额头,吻他的眼睛,手也放到了他的攥紧的拳头上,拨开他的手和他十指相扣。

被抱去清洗的时候黄少天早已经没有力气,抱着喻文州的脖子靠在他身上昏昏欲睡,他只知道已经很晚了。听着喻文州的心跳黄少天心里是说不出的安心。而喻文州表示抱着个大男人胳膊很累,随后也就是靠着那一点点的意识把被子盖好,搂着黄少天就睡了过去。

醒来时外面的阳光已经从窗帘的缝隙里照了进来,他被喻文州圈在怀里。黄少天把手放到腰上随后就摸到了喻文州的手,他用力想把喻文州的手掰开。

“醒了?”

喻文州的声音在他耳后边响起,随后黄少天就感到背后痒痒的,大概是喻文州在用头发蹭他的背,他想说什么,却被外面阳光刺了眼睛。黄少天眯了眯眼睛才突然想起来还要上班。

手从被子里伸出来后摸到了手机,黄少天按下开锁键,明晃晃的数字在眼前。

周五 上午9:14

“靠!”黄少天一下子骂了一句,随后就听到喻文州问他,“怎么了吗?”声音懒懒散散,还带着刚睡醒的沙哑。

“完蛋了忘了今天星期五,都迟到了这么久了,现在去的话肯定要被骂死了,说是堵车也不可能会成这样,完了我该怎么解释。”黄少天顿时就想要起身穿衣服,无奈喻文州依旧牢牢的抱着他,还把头埋进了他的劲窝。

“没事,请假就行了。”

“请假也要扣工资的啊!”

“我养你。”

明明很简单的一句话,黄少天却是觉得自己的脸红了起来,他想说什么时,却听到了喻文州平稳的呼吸,他又睡着了。

黄少天没忍心打扰他,于是便拿着手机眯着眼睛给上司发短信示意自己请假,随后就收到了让他好好休息的短信。黄少天把手机放回去,往喻文州怀里挤了挤随后也是闭眼打算睡个回笼觉。

最后两人睡到快中午才起来,之后喻文州带着黄少天再次去了趟超市,依旧是拎着几大包回来。

“我不在的时候你有好好养吐司啊,我觉得它好像更肥了吧。”

“就这猫,你不知道,天天懒得要死,给它买的那么多东西它碰都不碰的,那落的灰怕是能好几厘米厚了。你走了以后天天就窝在那,饿了能叫半天。”黄少天虽然抱怨着,脸上却没有一丝不耐烦的神情。吐司是喻文州不在的时候黄少天唯一可以倾述的对象。他说着给窝在自己腿上的猫顺着毛,猫闭着眼睛很是享受。

喻文州看着他,淡淡的笑,突然他前额的发就被撩起来,黄少天楞了那么一下后,再抬头时只能看到喻文州的背影看不到他的表情。黄少天把手放在额头上摸了摸,在想那个吃了豆腐的人肯定特别开心。他看着喻文州进了厨房随后就听到水龙头下面水哗哗流的声音。黄少天会做饭,但是在有喻文州的时候他从不做饭。

“你知道吗?我一开始就是不同意养你的,而且啊……”黄少天叹了口气,很小声的嘀咕着,“你说他到底去哪了啊?也不肯告诉我一声。我现在就这样原谅他,是不是太没有骨气了啊?我可是打算把话都问到底的啊。”黄少天说着,伸出手握着猫的爪子,在那里摇着,“可是看到他那么憔悴,我一看到他,就不忍心了,我觉得他又回来了 真的是太好了……我再也不用一个人了。”

黄少天掐着猫的脖子把它举起来,猫瞪着蓝眼睛一脸无知的看着他。

黄少天一开始就是不同意养吐司,当喻文州提出要养一只猫时,黄少天转了转眼珠,然后板着脸,“不行,我不同意!”

黄少天随后又说出了一大堆理由,“猫很费事的啊,文州你不知道吗猫是什么脾气吗?猫就是那种女王型的脾气你知道吗?特别特别难伺候啊,况且咱俩还要工作,谁能在家逗它养活它啊?猫粮好像并不便宜吧而且你还要给它买个窝啊还有其他好多好多的东西的!最重要的是!”黄少天说到这,突然不说话了。

最重要的是我怕你养了它理我的时间就没有那么多了。

黄少天很想把这句话讲出来,却又觉得这样很不符合自己一个阳刚汉子的气质,索性闭了嘴没说话。他俩都有工作,就在家里那么一点时间可以在一起。况且喻文州比黄少天忙的多,有时候一晚上都在那里画图纸,黄少天就在那里看着他的背影,看着他的鼻梁上架着眼镜,看着他的手握着自动铅笔在白纸上留下线条。等喻文州忙完回头的时候那人已经趴在那里睡着了。

而现在喻文州就在他旁边看着他,等着他说下去。

黄少天沉默了半天,最后一句话再次表明自己的观点,“我就是不同意,没商量。”

“不同意啊……”喻文州看着他,“可是我硬要养呢?”

当吃晚饭时喻文州再次提起养猫的时候,黄少天没理他,埋着头吃饭,听见喻文州说,“你看你是狮子座的,狮子也是猫科动物啊,所以养个猫也没什么是不是。”

这都什么逻辑啊,照这样说你个水瓶座的咱家是不是还得再买个青花瓷瓶放那里供着啊。黄少天闷闷的想着,夹了个豆子结果还掉了,喻文州看到后在他碗里放了一勺子的豆子还有胡萝卜丁,红红绿绿的颜色倒是鲜艳。

“少天……”

“你到底为什么那么执着于养猫呢?”黄少天抬头看着喻文州。

“因为想啊。”喻文州看着他,头一歪对着他笑,“就是很小的时候的时候就想养猫了,所以现在就想养啊。少天可以答应我这个请求吗?”

黄少天看着喻文州突然小声了起来,“那,就是,你要是养猫了的话万一你天天去逗猫陪它然后我在一旁就那样看着,你说是不是很尴尬?猫那种动物我真的觉得养不来,至少我养不来。毕竟咱俩时间都不多,你再养个猫不就更少了吗?”

“你是怕我养猫了之后陪你的时间就变少了是吗?”黄少天听到自己的心思被看透后很小幅度的点了下头。

“怎么会呢?”

“少天在我心里的位置永远是第一,什么都代替不了的。”

“那白斩鸡呢?”

“你第一,白斩鸡第二,猫的话排第三,你看这样行了吗?”喻文州看着黄少天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埋下去的头问到。黄少天感觉着脸上温度的上升,心想这种撩妹子的话为什么自己也会感到脸红。

“批准了,不过我可事先说好了这猫都要你养,饲料你买,你负责给它顺毛等等等等的,我,我就负责看好了?哦对了你打算买公猫还是母猫啊?咱这小区好像附近没有宠物店啊等会你要不要去地图上查查?”

“只要你同意了一切都好说。”黄少天听出了喻文州语调里的上扬。

第二天周末黄少天就被喻文州拉到宠物店笑眯眯的买了猫,他看着喻文州心满意足的笑,拉了拉他的衣角,“我说你是不是早就预谋好了这一切就等着我一声令下然后你就去买了是不是?钱都提前准备好了东西都预约好了,那我要是不同意的话怎么办?”

黄少天看到喻文州很认真的想了想,随后在他耳边轻轻地说到,“那就说服你好了。比如,一个月的清炒秋葵。”

黄少天想了想,觉得自己的选择是正确的,养一只猫可比吃秋葵好多了,更何况又不需要自己养。

那蓝色眼睛白色的猫窝在喻文州的怀里,黄少天有些小心的碰了一下猫的头,随后那猫就被喻文州往自己怀里一塞,“我去做饭。”

黄少天很小心的摸着那猫的头,猫也是甩了下尾巴,张了张嘴像是打哈欠,随后依旧是眯着眼睛,小小的一团。

等喻文州做完饭的时候黄少天早就和猫玩的不可开交了。

“所以少天 你现在看看养猫是不是个正确的选择?”

“正确正确太正确了,这猫长得还挺好看,你说它公的还是母的啊?要是母的回头要不给它找个伴侣吧?话说公的也要是吧,那该怎么办啊万一哪天发情了怎么办?发情会不会到处跑那万一把咱家拆了怎么办啊?还有还有叫它吐司吧我觉得吐司这名字挺好的,你说这名字怎么样啊文州?”

“随你,快过来吃饭。”

黄少天洗完手走过来坐到喻文州对面接过筷子,想动筷的时候就听到喻文州问着他,“少天你看我做了这个正确的决定,你是不是该给个奖励?”

黄少天看着喻文州随后夹了块鸡肉放他碗里,喻文州却依旧是和刚才那样看着他没变表情,黄少天放下筷子,起身就吻住他。

“行了吧?”

“当然可以了。”

“那这猫是公的还是母的?发情了怎么办?还有还有你觉得吐司这个名字怎么样,如果吐司不好听的话就叫冰淇淋?不行不行冰淇淋太俗了,它那么白要不叫白雪?这个像女孩子的名字,现在都不知道它公的母的,哦还有……”

“少天我们先吃饭好么……”

 
评论(5)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