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踪人口.

【喻黄】无声别

就是懒得改了……
ooc高能预警,非战斗人员迅速撤离。
_

Chapter 3
黄少天从冰柜里拿出来三瓶可乐和一瓶雪碧,在走过中央空调的时候举起手感受一下那凉气。寝室里猜拳谁输了谁去买饮料。其他三人极其统一的拳头就他一个伸出了食指和中指,代表胜利的手势。不仅输了,输得还彻底。

很庆幸付账不用排队,于是黄少天很快步的走过去把四瓶饮料放在那。

“十四块钱。”他听见收银员的声音,随后就伸手到口袋里摸钱,却发现口袋是空的。他把口袋翻遍了愣是一分钱都没找到。

完了。

黄少天再次摸了一下口袋后意识到他忘带钱了,他看着收银员不带表情的面孔倒吸一口凉气,结结巴巴的开口,“那个……”

黄少天四处张望着希望可以找到熟悉的面孔然后去借钱,结果却没有看到,后面还有人,于是他下定决心般的开口,“那个我……”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听到有人问他,“怎么了?”黄少天回头看,是站在他身后的那个准备付账的人。

随后黄少天很小声的回答到,“忘带钱了……”他不知道后面那人听清楚没有,随后就看到那人把矿泉水也放了上去,“一起付吧,多少钱?”

收银员在电脑上敲了几下后,“十六。”

黄少天还在震惊于有人要帮他付钱,他想抬头看什么时就看到那人已经接过收银员递给他的四个硬币,随后微笑的看着黄少天。

很好看的手。黄少天心里想着。

“不拿走吗?”

“啊?啊哦哦哦!”

黄少天一下子缓过神来,一个手两瓶饮料的走出了超市,随后就对着这个帮他付钱的人说到,“那个谢谢你啊,那个你叫什么名字啊哪个系的?留个联系方式吧回头我把钱还你。你看你咱俩萍水相逢的你就帮我实在是太感谢了!”

“我叫喻文州,学园林的,联系方式的话你要那种?”

极其温润的声音传进耳朵让黄少天平静下来。黄少天抬头看看喻文州,男生依旧看着他,眉眼如声音一样的温顺。

“哦对了我叫黄少天,要不你留个电话还是什么?哦不对我没带手机……”黄少天这才发现自己真的只带个人来了。

“还不走吗?一会迟到了。”

一个戴眼镜的男生走到喻文州旁边拍了拍他的肩问到,随后看了看黄少天,“你朋友吗?”

喻文州嗯了一声随后对着黄少天说到,“钱就不用还了,我要上课了就先走了,下次再说。”黄少天抱着四瓶水看着喻文州的身影长长的呼出一口气,伸出手却意识到没法抓回那背影,于是把手又收了回来,转身朝宿舍楼走去。

他刚打开门想感受一下空调扑面而来的凉气,还没站稳就听到了张佳乐的声音。

“我的天啊黄少天你这一趟真的特别慢你知道吗?快快快把门关好别泄露了凉气。”

黄少天看他一眼,反手把门关好后就把那唯一一瓶雪碧朝他扔了过去,“就你事多,别人都喝可乐你一个喝雪碧。”

“雪碧没色素。”张佳乐说着已经拧开喝了一口随后继续抱怨,“你看你这么慢我的雪碧都不冰了。”

黄少天没理他,随后把那两瓶可乐一瓶扔给周泽楷一瓶扔给江波涛,周泽楷对他笑笑,随后江波涛道了声谢后问到,“人很多吗?”

“嗯?”黄少天把可乐咽下去,“不多,但是我忘带钱了。”

“你忘带钱了那你是怎么买回来的?哦我知道了你是不是用美色去迷惑了收银员小姐姐?”张佳乐说着一脸震惊的看着黄少天。黄少天白他一眼,“去你的美色去你的收银员小姐姐,你应该学学小周,你看看人家都不说话,你看看你,巴拉巴拉说个不停吵死了。”

“你好意思说我吗貌似你自己话最多吧。”

被点到名的周泽楷抬头看了黄少天一眼,“嗯?”

黄少天对他摆摆手,“没什么小周,你忙你的。”

“嗯。”

“那你到底是怎么买回来的?”江波涛终于将话题转移了回来。

“嘿嘿嘿我人缘好别人帮我付了。”黄少天说着脑海里又浮现出了喻文州的脸,他闭上眼又灌了一口可乐,“哦对了,你们有人认识园林系的人的吗?”

三人很统一的摇了摇头,黄少天叹气,就知道是这样,这世界上哪有那么碰巧的事,再说了,就算有,能不能碰到可还说不定。

他打开手机便签,呆呆的输入三个字,喻文州。

可惜那个时候他从未想过这个名字会纠缠自己一生,简简单单的三个字,黄少天只是念叨几遍之后就没有理会了。

_

当喻文州被推到一个对面寝室时很尴尬的对着后面的人说,“那什么,我看算了吧……”

“不行,我们一寝室的人生幸福可就寄托在你身上了!”

“你不会,去找认识的人借吗……”

“他们都没有,哎呀都是大男人怕什么啊!不要怂我在精神上支持你!”

喻文州还没来得及说什么,身后那人已经替他把门打开随后把他推进去。喻文州就那样用着诡异的姿势站在了那里。他可以看到最里面那个埋着头的人,是他关注了很久的人。

离门最近的人抬头看见他,“嘿同学你怎么了?”

喻文州突然缓过神来,他看着那人正晃着板凳一脸疑惑的看着他,倒是没有什么不好的表情。

“来……借点东西……”

“借啥?我们这没有姨妈巾。”

“不,不是,借牙膏。”

喻文州把这词说出来的时候暗暗发誓下次再也不能和那群人用猜拳的方式来决定了,当他一比三赢了的时候就得到了一个统一的答案,“赢了的人去。”于是喻文州还没从胜利中缓过神来就被推到了这里。

“牙膏啊?”张佳乐转过头来在自己桌子上翻了翻,随后抬头问到,“哎你们谁还有牙膏?”

周泽楷和江波涛很一致的摇头,张佳乐再撇头看向坐在最里面的黄少天,正带着耳机埋头在那里写着什么。

“黄少天黄少天别写啦日本鬼子进中华啦!!!”

张佳乐对着里面的黄少天喊到,然后就看着黄少天很耐烦的摘下一个耳机看着他。

“我靠张佳乐你吵啥吵啊日本鬼子进中华也把你灭了叫你在那吵。魏老头这次出的什么题目啊半天憋不出一个字,你现在不写我看过两天交了你怎么办。说,什么事。”

“你还有牙膏吗?”

此时黄少天注意到了站在门口的喻文州,喻文州看着他倒也有些惊讶,随后就是笑了笑。

“诶?喻文州?你你你你怎么来我们寝室了?”

“黄少天?”

黄少天听着喻文州的嗓音依旧温和,叫着他的名字让他不禁一愣。那人依旧笑着看着他,黄少天突然一惊,自己的名字被这人叫出来怎么就那么好听。他慌张的撇过头去,避开喻文州的视线,在桌子上翻找着。随手把另一只耳机摘了后,就听到了张佳乐的声音。

“你俩认识?”

“前几天的你的雪碧多亏了人家你知道吗?还不快点跪下谢主隆恩。”

“主来借牙膏了快点把牙膏交上来不然等着被叉出去斩了。”

喻文州听着他俩这对话忽然发现自己的脑回路有些跟不上,一旁江波涛告诉他,“这是日常。”

黄少天把抽屉拉开后随后将一盒新牙膏扔过去给了张佳乐。张佳乐接过,随后递给了喻文州,“尽管拿走吧!”

“那,谢谢了啊。”

喻文州说着便要离开,却看到黄少天在盯着他,他依旧是对着黄少天礼貌地笑了笑随后走了出去。

黄少天呆呆的看着那关好的门,已经没有喻文州的身影,他回过头来戴上耳机,里面的英文歌依旧在唱着不知道到了哪首,当黄少天提笔想继续写时,却发现心完全静不下来,他觉得自己的心跳动的很快,看着那开了头的论文终于是把笔一扔趴在了桌子上,反正明天写也来得及。

窗外黑漆漆的,只能看到那马路上的一个公交车站还在亮着灯,在夜里显得格外刺眼。一阵风从没关紧的窗户缝里吹进来的时候窗帘都被吹的鼓了起来。

当宿舍里的灯也关上的时候,黄少天只能看到那依旧在亮着灯的公交车站,他知道那个公交车站会一直亮灯直到天亮。而此时那也成了黑暗里唯一的光亮。

我从不相信命运,可我遇见你之后,相信了宿命,相信了注定。相信会对有些人一见钟情,和有些人是命中注定。

而那个人,就是你。

 
评论(4)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