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衣蓝衫.

失踪人口...

【喻黄】无声别

Chapter 0-1      Chapter 2      Chapter 3     Chapter 4     Chapter 5


_

Chapter 6

“收拾好了吗?”喻文州把箱子放在走廊上,随后就看到黄少天蹲在那里,面前摆着一个箱子正在把折好的衣服往里放。

“这样不太好。”黄少天也意识到这样做的确不是很好,他看着那塞不进去的物品无奈的叹了口气,“我去找找有没有袋子。”

黄少天刚起身就被喻文州叫住,“不用。”随后他看到喻文州蹲在那里把他衣服拿出来随后卷了起来,“这样比较省地方。”

黄少天站在那,看着喻文州穿着一件蓝衬衫,他还可以看到他那领口下白皙的锁骨,他的手也好看,手指修长皮肤白,手背上还有凹凸不平的青筋。

“好了。”等黄少天回过神来喻文州已经站了起来拍了拍手,黄少天随后将剩下的东西装进了箱子,在两个拉锁碰撞到一起后他长长的舒了口气,随后便把箱子拎了起来,背上桌子上的包,“小周,江波涛,我先走啦,下学期见!”

江波涛抬起头来对他说了句再见,而周泽楷则是向他挥了挥手,同样说了句再见,却不如江波涛那一声的响亮。黄少天也朝他俩挥了挥手随后就跟上了喻文州。

“还有一个人呢?”喻文州拉着自己的箱子问到。

“张佳乐他的车票订的早,比我们都早走了,他们两个本地的倒是不用那么急,话说时间还够吗?”

“够的。”喻文州看着黄少天被风吹乱的头发,伸手去倒是把他的头发揉的更乱。黄少天很不满的甩甩头,“比我高那么一点点嘚瑟什么。”

“那也是高。”黄少天看到喻文州笑着随后再次把手放到了自己的头上。

箱子的轮子在地上滚着发出咕噜噜的声音,黄少天能感受得到他头顶上那片温度,他觉得心里是说不出来的滋味,大概是很甜很甜的黄桃的味道。

把箱子放好后黄少天就坐了下来,他坚持要坐在外面的座位,喻文州也是由着他,随后就听到黄少天给父母打电话的声音,那音调是上扬的。黄少天叽叽喳喳的说了很多。

其实就这样看着也挺好。喻文州想着,在他和黄少天的关系变好后他突然不敢说出那个想法,原因很普通,他也是害怕说出后连朋友都做不成了。

黄少天打完电话后看了喻文州一眼,恰好对上喻文州的视线。喻文州对着他笑,黄少天突然就低下头去。

喻文州看着黄少天的举动,从口袋里拿出手机,他已经提前告诉了母亲自己今天回去。看到那个未接电话喻文州想了想还是拨了回去。

黄少天透过耳机的声音能听到喻文州在问,爸的身体怎么样了。他此时的另一个耳机被喻文州握在手里。并不是喻文州不带耳机,只是黄少天的好像对耳机有这着迷之热爱,经常手机上面直接插着耳机。

黄少天看着喻文州的侧脸,看着他骨节分明的手握着手机,他很迅速的又看了一下喻文州的侧脸随后就把眼神瞟到窗外,看着窗外那从眼前一闪就消失的景色。

“嗯,我知道了。”

黄少天再看向喻文州的时候,喻文州也看向他。黄少天看着他戴上耳机,随后就从书包里拿出一包薯片拆开递给他。喻文州冲他笑笑随后拿走一片。

等黄少天嚼着薯片的四处环顾一下后眼神又回到喻文州的身上,喻文州正低着头看着手机。黄少天拿着一片薯片狠狠地咬了一口。和喻文州相处了半个多月,黄少天从没看他对谁特别在意过。

按理说一个男的要是喜欢一个女的不就是天天买奶茶送糖什么的吗,黄少天闷闷的想着,可是他没看到喻文州对哪个女的这样。他倒是在自己专业课下课的时候还见到过喻文州。黄少天很肯定那是喻文州,就算他只能看到他的后脑勺看到他的背影,连声音都听不到。可是黄少天还是很确定,他也不知道哪里来的自信。

“文州你不是有喜欢的人吗?”黄少天忽然就靠在了喻文州的肩上,喻文州倾斜了肩膀想让黄少天靠的更舒服些。

“对啊。”

“谁啊谁啊是你们系的系花还是其他系的啊?长得好看吗?是不是肤白貌美的那种?是不是学霸?”黄少天忽然就坐了起来,一脸期待的看着喻文州。

“少天想知道吗?”喻文州看着黄少天那惊讶的表情笑着问他。

“当然了啊我在好奇哪个妹子命那么好那么会投胎竟然会博得你的喜欢。”

“少天是在夸你自己吗?”喻文州把手放到黄少天的头发上揉着,“或者说,我喜欢的人就坐在我面前呢。”

黄少天瞪着眼睛看着喻文州,他的大脑突然死机了一样,没法理解他话里的意思了,黄少天楞楞的看着喻文州,他可以听得到自己的心跳声。

“还没说清楚吗?我喜欢的就是你啊。叫黄少天,坐在我面前的,狮子座的,话很多但是很好的黄少天。”

黄少天觉得自己的耳朵可能错了,他狠狠地拧了一下自己,结果换来的就是疼,很疼。所以这不是梦,不是自己凭空想象出来的,黄少天想。

你喜欢的人对你告白是什么样的心情?黄少天说不清楚,他听得见自己的心跳,从来没有跳过那么快,就是自己查高考分数的时候都没有那么快。

窗外飞驰而过的景色仿佛都静止了一般,身边嘈杂的声音都听不见。黄少天看着喻文州,他的头发被阳光染成金色,靠在那里看着他。

心跳声似乎要冲破耳膜,黄少天甚至都觉得呼吸不过来。自己之前心惊胆战的问喻文州这个问题的时候就做好了准备,却没想到得到这样的回答。

随后黄少天就扑到看喻文州的怀里,“我也喜欢你。”他很小声很小声的说着。黄少天的脸埋进喻文州的怀里,紧紧的搂着他。黄少天也听到了喻文州那和自己一样极快的心跳。

“我知道了。”

“那就在一起吧。”

两人订的火车票是中午的,要等晚上十点多才能到。只不过现在是下午,黄少天看着窗外那闪过的景色还能看到那阳光,他的心情从来没有那么愉悦过。

“暑假一起出去玩怎么样?”黄少天看着喻文州问到。

“可以啊。”喻文州的声音里也是藏不住的开心,语调是抑制不住的上扬。

到达目的地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可是夜市却依旧热闹,黄少天站在那张望着,出来的时候他的喻文州走散了。他努力的往人群里看着,目光从每个人的脸上划过却依旧没看见。就在他急躁的时候自己的空着的那个手突然就被握住了。

“看什么呢?走了。”

是喻文州。

黄少天看着站在他身边笑着看着自己的人,随后就被他拉着手走了出去。

“要不我送你?”喻文州看着黄少天问到。黄少天摇摇头,“没事我自己打车回去就行了。虽然说这么晚了不过也没什么我一个男的谁能把我怎么样啊,哦对了那你呢?”

“我也打车啊。”

喻文州看着黄少天坐进车里后把车窗打开和自己挥着手,他对着他挥了挥手。车子转眼间就在自己的视野里消失,喻文州的嘴角却是不可抑制住的微笑。

_

黄少天看着手机始终打不通的电话叹了口气,把手机放到一边后看着桌子上面翻开的书。

黄少天从喻文州的室友口里得知他回家了。

“听说是家里有急事,向导师请了假后急匆匆的就走了。我们也不知道具体什么情况。”那是黄少天从他室友口里得到的结果。而黄少天和喻文州在一起的事他们早就知道了。当时张佳乐一脸鄙视的看着黄少天,“说好的大家一起单身四年,你小子竟然提前脱单!”

发生了什么呢?黄少天在旁边的草稿纸上面涂涂画画,无法安心。现在连手机都打不通,他会去哪呢?

于是喻文州不在的这几天黄少天也是没了精神,直到他接到喻文州的电话。整个人立马有了精神,想了想还是去买了杯奶茶之后接他。

黄少天一路几乎是跑着的,所以等他到住宿区大门时还喘着气,清冽的寒风就那样被他吸到了肺里。

冬天的天黑的早,路灯也是早就亮了起来。黄少天跺着脚,把围巾往上拉了拉在那里张望着。今年冬天格外冷,黄少天在这里上了四年大学还是第一次看到下雪,也只是薄薄的一层。现在又下了了起来,依旧是很小很小的雪花。黄少天张望着,在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影后就扑了过去。

“文州文州你去哪了一声不响的走了好几天,真的是电话也不接短信也不回,我都快急死了你知道吗?听你室友说你回家了,怎么了发生了什么吗?”

黄少天还没落音就被喻文州紧紧的抱住,他几乎要站不住,微微的仰着头,伸手回抱着对方。

喻文州抬起头的时候黄少天才看清他,眼眶有些红,像是几天都没有睡好的样子,发间还有着落下来没化掉的雪,眼神暗淡无光。黄少天突然慌了,他第一次见到喻文州这个样子,一点精神都没有,在黄少天的印象里喻文州从来都没有这样过,那个样子如墨一般印在了他心里的那片白纸上,再也无法抹去。无论多久,黄少天想到喻文州的那个样子,只有的是心疼。随后听到喻文州开口。

“少天,我爸他……”喻文州再次趴在了黄少天的肩上,黄少天心一紧之后就明白了喻文州所说的半句话。他不知道该做什么只是抱紧了他,能感受到喻文州那肩膀的抖动。他不知道这个时候应该做些什么,也不懂得喻文州的心情到底有多沉重。他依稀想起来小时候父母吵架,当听到盘子摔碎的声音的时候,他一个人靠在屋里的门上,缩成一团。喻文州此刻,肯定比那时的自己更加无助。

东劳西燕,生离死别,只有发生在自己面前的时候才知道这里面是要有多大的悲伤,只有经历了才知道那伤口上面的痂要形成多久才不会那么轻易的破开。

你看这雪,下的真冷。




评论(12)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