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衣蓝衫.

失踪人口...

【喻黄】无声别 /完结

Chapter 0-1  Chapter 2  Chapter 3  Chapter 4  Chapter 5  Chapter 6



Chapter 7

黄少天是被冻醒的。昏昏沉沉的睡着,被子里只有一丝温热,他缩成一团脚都发麻。最后终于是从那几乎没有温度的被窝里爬了起来。而自己旁边却没有人。


是的,没有人。


手机在一旁充着电闪着绿色的指示灯,黄少天够不到它。他无奈的把被子上的羽绒服往身上一披,起身去开门。


“文州?”黄少天把头伸出门叫到,却没有得到任何回复。


“喻文州?”黄少天更大声了一些,却还是没有得到回复。他打开门往厨房走去,按理说喻文州应该是起来做饭了。


可是厨房干干净净,东西依旧整齐的摆在那里,没有人笑着对他说早安,他也没有闻到面包的香气。


黄少天转悠了一圈依旧没有发现喻文州,隔壁房间里的门关着,黄少天伸手就推开门。


“我说文州你大早上的玩什么失踪啊?”


可黄少天却并没有看到喻文州,他本以为喻文州今天可能是玩性大发所以和他玩个捉迷藏,他还等着看到喻文州回过头看着他,却并没有看到喻文州的身影。只看得到吐司在窝里睡着。


黄少天突然有些慌了,他飞快的转过身往卧室里走去,按下了那个自己熟的不能再熟的号码。


他满怀期待的播出去,换来的是关机。


黄少天的手有些颤抖的又按下,依旧是关机。


“喻文州你别躲了,快出来吧。”黄少天听着那机械女声,上牙紧紧的咬着下唇,心却跳的更快。手机措不及防地跌到地上。屏幕碎开一道缝。


黄少天却觉得自己的心里那个地方全碎了。


你把心思都放在他的身上,却不想他有一日的突然离去,带走了他自己,更带走了另一个人的心。


一上午黄少天都在屋里兜兜转转,屋子里充满了他的脚步声。最后终于是泄气的坐在了沙发上,他不得不确定一个他不愿面对的事实,喻文州走了,一声不响的。黄少天感到胃里的空虚,却依旧坐在那里。秒针的声音在这时别放大的格外清晰。


当敲门声响起的时候黄少天几乎来不及去穿拖鞋,光着脚就跑过去把门打开。


“文……”


黄少天刚打开门就怔住了,脚底的凉意让他清醒过来,他看着来者没说话,仿佛身体里的力气被抽空了一般,叶修看着他垂着头走到旁边的沙发上坐下。


“我说,你看到我来就那么不开心?”叶修说着关上门,看着那低着头异常沉默的黄少天,蹲在他面前,“你怎么了?也不来上班?”


“走了。”黄少天抬头看着叶修,叶修一怔,环顾了一下四周,没有听到任何声音,随后就明白了黄少天话里的意思。


这个平时总是话很多的后辈,安静起来倒真的有些吓人。叶修习惯了黄少天每天的絮絮叨叨,对于他的沉默还是很惊讶。而他也听黄少天说过自己家里那位对自己有多么多么好。每天都是甜蜜的恋爱时期。那是叶修最后总结出来的。


叶修站起身拍了拍黄少天的头,黄少天还在低头就看到叶修把烟盒递了过来。黄少天没犹豫的就拿出一根。


黄少天并不怎么吸烟,狠狠地吸了一口后就被呛住连连咳嗽,眼泪都要被呛出来,尼古丁的味道充满了口腔。


苦涩的味道充满了口腔,更苦的却是心。


“我不知道你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但是,虽然他离开了,好歹你可以确定他活着吧。”叶修嘴里缓缓地吐出蓝色的烟雾,伴着这样一句话。


黄少天抬头看着他,他也曾经问叶修你一个奔三的的人怎么还没对象,那时候也只是他的随口一问,无心之举,那时黄少天还没看出来叶修笑容里的苦涩,他听到这话的时候突然就明白了。


“生活还是要继续的,你现在心里什么滋味我也清楚。我就跟上司说你生病了没来得及请假。自己好好想想吧。”


随着门关上的那响声黄少天的心跌到谷底 ,他看着那闪着火光的半根烟,狠狠地碾碎。这时候才起身去打开冰箱门,却发现那上面的粘的便利贴。


“好好吃饭。”


“照顾好自己。”


“记得照顾好吐司。”


最后一个便利贴上画着一个大大的咧着嘴的笑脸。黄少天手指轻轻的的在那便利贴上抚摸着,能感到那纸上笔留下的痕迹。


眼前的那个笑脸渐渐模糊起来,黄少天靠着冰箱门慢慢的蹲下来,哭出声来。


和你在一起的时候你就是我的全世界,现在你走了,就像是全世界都抛弃我了一样。


手上痒痒的,黄少天抬头看到吐司伸着舌头在舔他垂下的那手,蓝色眼睛看着他。黄少天把它抱起来,用脸蹭这吐司的毛。


“我们一起等他回来好不好。”


_


喻文州在下飞机的时候就打开手机,看着那几条未接来电,愣了愣,恍然间眼前浮现出那白纸黑字。随后他就清空了本地通话记录,再次关机,他刚走出大厅就看到那人对着自己招了招手。


“你的大小眼真是个标志。”喻文州对着来人说到。


“父母给的我也没办法。”王杰希无奈的耸了耸肩,随手接过喻文州的行李箱。喻文州跟在他的后面,不觉哈了一口气,“北京真冷。”


“你来之前检查了吗?”


“没有。”随后喻文州又说到,“我害怕。”


“怕万一是癌的话,是不是就成永别了。”


王杰希看着眼前红灯渐渐减小的数字,手指轻敲着方向盘,“真不懂你们这些人。”


“还单着呢?”


“老爷子天天还在催。”王杰希随着前面的车子往前行驶。喻文州看看他也不再说话,听着车里的轻音乐,闭起眼睛要睡着。


“人已经联系好了,明天我带你过去,这段时间你就住在我这好了。”王杰希一边开着门一边说着,在喻文州给他打来电话的时候他也是一愣,大学毕业后似乎他俩的联系就少了很多。喻文州也是知道的,王杰希的父亲一心希望儿子子承父业继续学医,结果王杰希还是选了和自己一样的园林。也正因为王杰希父亲是医生,所以喻文州来找王杰希。


“王杰希。”喻文州站在那里突然叫住他。


“怎么?”


喻文州张开嘴想说什么却还是没有表达出来。


“没什么。”


医院里消毒水和酒精的味道很浓。喻文州坐在椅子上,觉得自己似乎在发抖。手握成拳放在膝盖上。


他从来没有那么害怕过。


就像他说的,如果是癌,也许在不久的将来就是永别,和黄少天的永别,和自己母亲的永别。在他交去辞职报告时候他的手也在抖,他一声不响就要辞职,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那个座位就已经没有人了。在他离开的时候还是没忍住看着那熟睡的黄少天,黄少天侧着身,依旧在梦中。


好梦,我的少天。


随后喻文州把那已经写好的便利贴粘到了冰箱门上面。在把最后一张笑脸撕下来粘上时,眼泪就掉了下来。喻文州突然很想黄少天能醒过来问他去哪里,可是没有。他把那张便利贴小心的粘好,随后就捂住嘴让自己不要发出声音,可眼泪却还是流了下来。


“对不起。”


喻文州轻手关上门,下了楼的时候天还是黑的。他抬头看了看那个并没有开灯的房间,使劲擦了擦眼 快步走了出去。


喻文州告诉自己,不管结果是好的还是坏的,都要回来。


他在决定离开的那一刻,就做好了跌入深渊的准备。也许那是万劫不复的深渊,可他依然要挣扎着爬上来。


因为他爱的人还在等他。


王杰希看着旁边低着头的喻文州,拍了拍他的肩。喻文州抬头的时候,王杰希却在喻文州脸上没有看到任何害怕或是恐惧的表情,他看到喻文州在对自己笑。


王杰希看着他很想张嘴却又说不出来,低着头避开他的视线,吐出了一个字。


“癌。”


人们都说耳听为虚,喻文州也希望自己听到的是假的,在他接过报告单从一堆看不懂的词语里面终究看到了真相时,慢慢的把头埋得更深。不知道为何,他从来没有这么心安过。那个字冲破他的最终防线,他突然觉得自己站在一座孤岛上,岛正在沉入海底,一点一点的被侵蚀着,最终侵蚀到他脚下那片土地。


于是海水措不及防的涌了上来,要把他淹没,当喻文州沉入海底的那一刻,赫然看到的是黄少天。于是他要挣扎,他不可以被海水淹没。


王杰希看着他,伸出手拍了拍他的肩。


“你别这样,心态放好一点。尽早做切除手术,术后保养得当的话还有五年甚至五年以上的时间。”王杰希也不会想到为何灾难会降临在这个年轻人的身上。这个他同窗最好的朋友。


“我知道。”喻文州抬起头,表情却极其平静。王杰希一直都觉得喻文州像一片海,波澜不惊。无论遇到什么样的事情,他都极其冷静。


报告单被他紧紧的攥着,皱的不成样子。他伸手看着自己的掌心,刚才用力的地方,红色一点点的褪去。


也许这就是命里注定好的。遇见一些人,完成一些事,其实在出生的时候就安排好了。就像你手心里的纹路,就像你的指纹,都是一开始就注定好的,无法改变的。我不强求去改变,可我那么喜欢你,所以要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改变,然后回到你身边。


总是要游过一片海,穿过一片森林,经历一夜的黑暗,才能看到那名为希望的光芒。



Chapter 8

王杰希每日抽时间来看他,喻文州看起来心态很好,还托王杰希买几本书留他消遣时间。

“后天手术。”王杰希把饭放在旁边,假装漫不经心的说到。

喻文州的手一抖,脸上却丝毫看不见任何波澜,“我知道了。”

“真的不打算……”

“反正我都决定了的,至于我母亲那边……”喻文州突然声音小了下去,这件事他没有告诉黄少天,同样也没有告诉自己的母亲。他依然无法忘记父亲离开那几日,母亲的眼光都是呆滞的,叫她甚至都听不见。父母的关系没有那么好,可喻文州没想到这对母亲的打击那么大。

“只要还活着,就是好的。”母亲那样楠楠的说。两个人一起过了那么久,早就已经融到心里,于是走了后就像是心丢了一块,空落落的甚至还有血滴下来。

喻文州终究还是没有告诉母亲自己的病,他不想再让母亲受到打击。他在考虑到告诉黄少天时,想到了母亲在父亲离开后的快一年里神情都是恍惚的。他害怕黄少天也会变成那个样子,让黄少天看着自己离开的话,喻文州不忍。

情侣真是特别的人,没有任何血缘关系,却有着和血缘关系一样,甚至比那更深厚的感情,那是可以你自己选择的,选择和你过一生的人。

可是喻文州从来没有那么绝望过。在他一个人进入手术室的时候,身边一个人都没有。王杰希之前很是抱歉的告诉他,因为一场很重要的会议无法赶过来。喻文州也是理解他。当时他没有想这么多,自己既然决定一个人来,就做好了各种准备。

可是他还是在一个人进入手术室的时候后悔了,那个时候他希望黄少天可以来,希望自己的母亲可以来。

手术很成功,王杰希看到喻文州的时候他的药效还没有过,看着他躺在那里,却是连眉毛都是皱着的。

_

第二天黄少天依旧和以往去上班,叶修看着他依旧和别人笑着偶尔说几个笑话,和以前看起来没什么两样。可是他的黑眼圈还是出卖了他。

中午时分黄少天勾着叶修脖子说要请他吃饭时叶修正在走廊窗户口过烟瘾。他看着黄少天随后把那半根烟摁灭。

“无功不受禄,说,什么事。”

黄少天的心思被看出来,无奈的撇撇嘴,“想听你当年的光辉历史。”

“我觉得我走不出来。”这个时候他脸上没有上午那种神情,眼里流露出来的满满的是沮丧。

“慢慢习惯。”叶修留给他四个字。

可是黄少天觉得自己习惯不了,他掐着手指算了算,从大学到现在,他和喻文州也才一起过了三个年头。

365×3=1095天。你看,也就一千多天而已。

黄少天醒来还是会习惯性的去叫喻文州的名字,在喊出后才意识到不会有人理会他。所以你看,虽然你离开了,却早已经融到我的生活里了。就像酒精融进水里,怎么也无法给分开了。

_

人们在重获珍宝的时候会怎么样,黄少天不知道,他只知道自己会去更加的珍惜,因为害怕再一次失去。

喻文州回来已经一个月了。

黄少天没有提他为何离开,默认的原谅了他。他承认自己心里是个懦弱的人,他不敢问,觉得能享受当下倒是极好的。

就是在这个时候,黄少天却措不及防的接到了父亲的电话。

喻文州的母亲没有反对两人在一起的事,“你爸已经不在了,你幸福就好了。我也无法再去过多干涉。”可是黄少天的父母没有妥协。黄少天的父母依旧是传统思想,在他说出这个的时候父亲当场摔了碗,站起来红着眼睛看着他。黄少天听着父亲的责骂没有说话,直到父亲说完的时候抬起眼看着他,“和他在一起是我自己的事情,而我已经告诉你们了,我的事做完了。接下来的同意或者是反对,那就是你们的事了。”

话是这么说,黄少天还是没有带喻文州回去过。他抽空去看望父母的时候,闭口不提喻文州。

现在父亲给他打电话,问他过几天有没有空,让他带着喻文州一起回去吃饭。黄少天有点不太相信,不明白自己那固执的父亲竟然选择要去接受喻文州。

喻文州从背后抱住他的时候黄少天还在看着那已经黑屏的手机,“怎么了?”

“过几天去我家吃个饭。”

一切很顺利。黄少天明白,自己的父母终于妥协。

爱情这种东西从来都不是言语就能说清的,可它却有着强大的力量,甚至让他拿固执如山的父亲也愿意往后退一步。

可是,当我以为可以和你一起好好的去看世界的时候,你却要离开我了。

黄少天擦着头发进屋,“你能告诉我你那几个月去了哪里吗?”

喻文州看着他,伸出手解开扣子,黄少天赫然看到了那道疤。

“我当时不敢告诉你,一个人去了北京找我的同学。我很怕,怕这要是癌的话,我可能就再也见不到你了。”

“我的同学费了力气帮我找医生,当我进手术室的时候,少天,我满脑子都是你。”

“我很害怕,害怕万一倒在那手术台上,我就再也见不到你了。”

“那你为什么那么大的事都不告诉我。你知不知道我有多害怕,我以为你不要我了,也不要吐司了,你就那样一声不响的走了。”

喻文州伸手去抚平黄少天那翘起来的头发,“我也很怕啊。可是我喜欢你,所以我一定要回来。”

黄少天随后就笑了起来,“喜欢我和回来,这有什么逻辑吗?”

喻文州没说话,就是看着黄少天。后者也是笑着看着他随后就凑了上去,鼻尖都凑到一起,“那你一声不响的走了,总得给我点补偿是不是?”

“就罚我接下来的生命里,都要和一个叫黄少天的人纠缠在一起好了。”喻文州看着黄少天的眼睛,这么多年依旧好看。

黄少天突然就把喻文州扑倒,两人的脸之间距离很短,黄少天盯着喻文州看,“这个不算。”

“那怎么样才能算呢?”喻文州眉眼弯弯的看着黄少天,黄少天很认真的想了想,“罚你以后离开一定要和我说,不允许你一声不吭的就走了。无论发生什么都要告诉我。”

“好。”

喻文州随后搂住黄少天,亲吻他。

_

那是刺骨的冷。黄少天抱着怀里的猫听着外面的声音。当脚步声接近的时候他不觉就坐直起来,然而并没有敲门声。

“他什么时候回来。”

黄少天看着那关上的门,又想起叶修的话。

“生活还是要继续的。”

可是你知不知道,有你的日子才叫平淡。你早就融到了我的生活里,无法分开。没了你,我开始慌乱,开始手足无措。

黄少天用了一个月的时间习惯了没有喻文州。他有时还会揉着眼睛,睡到自然醒后张口想叫出那个名字的时候才意识到不会有人理会自己。

偶尔也会从梦中惊醒,头上满是冷汗。

伸手看不见五指,黑漆漆的空间里黄少天抱紧自己,他问自己,喻文州算什么人,可以在离开的时候带走一切,留下自己这个躯壳。

他是我最喜欢的人,想用尽了余生去陪伴的人,想一直黏着的人,想和他纠缠不清,只要在那里静静地看着他心里就会满足。

喂,喻文州,我喜欢你。

_

黄少天突然惊醒,抬头看到喻文州穿着奶白色的毛衣背对着他不知道在做什么。

自从喻文州回来后黄少天就没有做过那个噩梦。梦里是错乱的场景,可结果却都是自己一个人留在原地。喻文州刚离开那段时间里黄少天几乎每晚都会做这个噩梦。醒来时只能看到空荡荡的屋子和孤独的自己。

喻文州在听到响声的时候回头看,就对上了黄少天的目光。

“做噩梦了吗?”喻文州轻轻的伸手擦掉黄少天额头上的冷汗,握了握他的手。

黄少天点点头,随后却是紧紧的抱住了喻文州。

“你听过弃猫效应吗?”

“你走的时候,一段时间里我总是重复的做着那个噩梦,醒来的时候天还是黑的却再也睡不着了,我真的很怕你再走了,又只剩我一个人了。”

“对不起,给你留下阴影了。以后都不会了,好么?”

黄少天捂住他的嘴,“你没必要道歉。”

也许你一声不响的离开,只是为了更好的回来。

他只是个平常人,没有野心。他没有一腔孤勇的热情,也没有那么多可以经得起消耗的耐心。他能做的就是把自己最好的,留给自己最喜欢的人。

黄少天缓缓蹲下,将花放到墓碑前,看着墓碑照片上那个依旧笑着的人,望着他的眼睛。

“吐司老了,没有以前那样灵活了,其实吐司一直都不灵活的,一直都很懒。”说到这里,黄少天轻轻的笑了起来,“今天整理东西的时候我看到了你那藏到柜子下面的本子,你连走的时候都没告诉我还有那本子。上面记的全是我。我又想起我们大学的时候了。早知道这样,我就应该也给你准备一个本子的,上面都记上你,这样是不是就扯平了?可是我到现在都没有写日记的习惯,所以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有一本上面记录的全是你的本子。毕竟我第一次当你男朋友,你原谅我呗。”

“我也去看阿姨了,她也很好,打击虽然很大,可她撑来了。很厉害,我会经常去看她的,你不用担心。”

微风吹起黄少天的发梢,他理了理额前的刘海,意识到过几天要去剪头发了。

“我现在才知道你为什么那么执着于养猫了。”黄少天看着照片上面微笑着的喻文州,他在翻开那本笔记本的时候看到了喻文州曾写过一句话,“他说以后可以的话想养一只猫,一只布偶猫。”黄少天看着那个日期,终究没有记起来自己有没有说过那句话。也许只是自己的随口一说,却没想到喻文州一直记得,以至于后来执着于养猫。

黄少天擦了擦眼,“过几天放假我打算去捷克了,你不是说一直想去捷克的吗?我打算去玩几天,拍点照片……”

“其实可以的话,我很想,你也能去,虽然我知道不可能了,可是我不怪你,毕竟你都和我说过你会离开一段时间的。”

“我就是,挺想你的……”

黄少天依然能记得那日的喻文州,靠在他的怀里握住了他的手。黄少天有些手足无措,只得紧紧的握住喻文州的手。眼前的事物慢慢的模糊起来,却依旧能看到喻文州的轮廓。黄少天想说话,却觉得喉咙似乎被堵塞住了,发不出一丝声音。终于可以看清楚喻文州的时候,他听见他的声音,“你看,这次我没有一声不响的离开了。”

「完」



_

其实就是一篇自己想写的喻黄,然后后来就写成这样emmmm,其中还有很多不足,整篇我个人觉得就是把自己想的他俩的一些片段给凑了起来。应该是目前为止写的最长的一篇了,其实2w字并不算很多的。

不知道说啥了……最后表达一下对小红心小蓝手的感谢,爱您!


评论(5)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