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踪人口.

我不叫黄少地

*黄少天个人向,无cp一发完。

*不准说我岳母大人的不是!

天天生日快乐Σ>―(〃°ω°〃)♡→

——

我不叫黄少地

01

本喵在饿的没有力气继续保持我的高贵冷艳的时候,遇到了黄少天。他蹲在我旁边,给我递了一个小鱼干。

于是我放弃了挣扎,放弃了高贵矜持优雅而是开始狼吞虎咽地撕咬起来,仿佛那是我的仇人似的。

不,那不是我的仇人,那是我的救命稻草。

唉,猫在流浪生不由己,我总不会和小鱼干过不去。

“喵喵喵?”黄少天叫了几声,我抬头看了看这个给我小鱼干的人,他经常来给我们流浪猫喂食,我对他也是很眼熟,虽然他来喂食的时候我经常抢不到,咳。

他似乎很惊讶我会抬头看他,然后他伸出手摸了摸我的头。

他的手很软,体温比我的体温低了一点点。

“你抬头看了我,小鱼干味道怎么样喜欢的话下次我还带,不对,我两个星期前就决定要收养你了。”

他说了挺长的一段话,作为回复以及答谢,我叫了一声,“喵。”意思是,谢谢你。

黄少天拍拍我的头,“你在这等着,等我放学,别乱跑啊。”他说着又留下一个小鱼干,“等我啊。”

我心满意足地抹了抹嘴舔了舔胡须,吃起了另一个小鱼干。可以听到黄少天的声音,叫他的同伴等他一下,他那声音随着他跑远也渐渐听不到了。

黄少天把我带回了家,紧紧地抱在怀里。

“不行,我不同意。”

“为什么?妈你看这猫那么小那么瘦,天天在外面雨打风吹的那么可怜,万一死了怎么办?”

我在他的怀里抖了抖,首先,猫有九条命是假的,但是我也没有那么脆弱好吗!不然你早就看不到我了,只是在外面饥一顿饱一顿哪有坐着等饭吃舒服。

然后,朋友,听说过橘猫吗?

“这猫都在外面流浪多久了?身上不知道有多少细菌?你要是被咬了还得去打疫苗,天天嫌我不够忙吗还要养只猫?况且你都初三了哪来那么对时间给你折腾。”

那个,我双手双脚四个蹄子举起来发誓我并没有想过要咬人。

黄少天就那样抱着我和他的母亲对峙。我记得他的他父母意见发生分歧的两次,一次是关于收留我,还有一次是他放弃学业决定去打游戏。

最后是他的父亲打破了沉默,“猫先留下,吃饭,吃完饭再说。”

黄少天看着他的母亲,把我放到了他的房间。

“你先在这待着,乖啊。”他拍拍我的头,把书包放下,走出门去,还把门关上。就是没留下小鱼干。

我舔了舔爪子,不知道自己未来的命运,不知道自己能不能留在这里。

其实,每个流浪猫,都是想有个家的。

02

最后的协议是怎样我不知道,我只知道那天晚上我留了下来。黄少天吃完饭后把我抱去要给我洗澡。

猫是怕水的,我死活不肯进去,甩了他一脸水,他大概也是生气了,“你要是不洗我就不要你了!”

声音不大,可他眼眶红红的,我不知道他为了我和他的父母做出了怎样的妥协,又或者是我根本没有被留下来。我看着他,叫了一声。

“喵。”

我没有继续闹腾,任凭他给我洗澡。他也是沉默着,少见的没有话。

第二天他给我留了鱼干后就去上学了。

上午大好时光,我正在阳台上眯着眼睛晒太阳,黄少天的母亲走来,把我抱了起来。她摸了摸我的头,叹了口气。

“你长的挺好看的……”

“对不起了。”

我被她带到楼下,我看着那草坪知道了她的意思,从她怀里跳出来,打算在她的眼底消失。

我知道她作为一个母亲,更希望的是自己的儿子可以有好的前途,黄少天那中等的成绩如果努把力,可以有机会上市重点。

比起来市重点,我一只毫无相关甚至会带来麻烦让他分心的猫,就一点也不重要了。她走的时候,还留下来了一盒我从没吃过的很昂贵的鱼罐头。

我的伙伴看到我,走了过来 我叫她来吃罐头。

“你不是被抱走了吗?”

“谁知道呢。”我嚼着鱼。

“可能我天生就要被遗弃吧。”

“猫呢?”黄少天没有看到猫,问他的母亲。母亲低头做着自己的事没有回答。

“你把它扔了是不是?”黄少天看着她,“那你说要怎么样才能收留它。”

“猫重要还是你的成绩重要?”

“那我下次考试考好的话,是不是可以收留它。”黄少天看着母亲,“期中考试,我答应你,考到年级前三十。”

他说完就走了出去,撞到了门口的父亲,可他只是抬了个头,一言不发的侧过身下楼。

我正在睡觉,天快黑了,我还是很喜欢黑夜的。

“喵喵喵?”

那是黄少天的声音。我却只是睁开眼没有理他。我知道他没有做错什么,可是我不想见到他。

“找到你了!”

黄少天扒开草丛叫我,我转身就要跑,黄少天追过来,“你你你你别跑啊!我和我妈说了你可以留下来,你别跑了行不行!”

他的声音带了点哭腔,我停下脚步,转过身一步一步走到他面前。他蹲下来,手伸到我的头上却只是悬空着,叹了口气,还是摸了摸我的脑袋。

那是我一生忘不了的场景,穿着校服的少年头发被风吹乱,红着眼眶蹲在我面前,他的头上是晚上亮起的路灯,小虫子还在围着光源飞舞。他的手轻轻地抚摸着我的头,对我说,“我们回家吧。”

他好像流了眼泪。

我被留到了黄少天家。

03

“从今天开始,你的大名就叫黄少地了!”他把湿漉漉的我捞起来,举着我的爪子对我说道。

什么破玩意?黄少地?这么难听的名字怎么配得上我这么好看的猫?!我脑袋里冒出了一串问号,随后对着他的脸“啪”一爪子糊了上去。

黄少天扭头躲过了我的攻击,“死猫!扣你小鱼干!”

我又是一爪子上去。

可是反对无效,黄少天说我大名叫黄少地,他天天喊我“主子主子”喊的倒是乐呵。

“这是我家主子,大名黄少地!”

喵的!

我刚到黄少天家的时候吃不惯猫粮,在外面流浪那么久不是一天两天就可以缓过来的,黄少天拿罐头和小鱼干喂我一个星期,他之前也上网查了这个问题,还是决定要把我带去宠物医院顺便打个疫苗。

结果自然没有什么,医生告诉他得慢慢来,流浪猫刚开始吃不惯猫粮很正常,要时间适应。

时间,时间。

黄少天抱着我在公交车站等车,今天天气不好,阴沉沉的,昨晚上下了雨,地面还有水坑。黄少天抱着我对我说,“我们现在等公交车回家,而且家里离公交车站还要走一段距离,你说万一下雨了,我还没带伞,到时候咱俩就一起淋着回去吧。”

话被他说中了,上车没过多久就下起了雨,黄少天叹了口气,把我头上的毛揉乱,还伸手抓了抓我的耳朵,默默念叨着,“赶紧停赶紧停啊……”

快下车的时候雨还是没停,淅淅沥沥的,黄少天犹豫了一下,把外套脱了裹住我,他弯着腰把我护在怀里,跳下车一路小跑进了楼。

我被他的外套裹住看不见外面,四周漆黑,我能听到雨声,还有贴在他胸膛上,他的呼吸声和心跳声。

他进楼站住,歇了会后把外套解开,摸了摸我的毛,确认没怎么湿后,他笑了。我看着他外套里面的白色t恤已经湿透,贴着他的皮肤,头发也一滴一滴地滴着水,他抱着我一步一步走上楼梯,我回头发现他先前站的地方留下一小滩水。

“你没事就行了。”他轻轻地呼吸,我想告诉他我没事,也不怕淋雨。可是我说出来他也听不懂,我最后伸出舌头舔了舔他的手。

我很久没有体会过这样的感觉了,有一个对我这样好的人。

黄少天给我准备的窝就在他的房间里,不过冬天的时候我更喜欢去他的被窝里和他一起睡。他也很喜欢这样,总是用下巴蹭着我的头。

黄少天中考的时候发挥正常,考的是他的正常水平。说起来他为了收养我立的那个flag,后来倒是没人管了。

黄少天在他初中毕业的那个暑假把我抛弃了。他有新宠了,他爱上了电脑。确切的说应该是电脑里的一个游戏。

其实他之前就玩那个游戏了,只不过放暑假后更加猖狂了。

我看着他成天泡在电脑前面,一边键盘按的噼里啪啦一边嘴上还絮絮叨叨,吵的我没法睡觉,我只好去阳台,那里安静点。

看着外面的鸟儿飞呀飞呀飞呀飞,我跃上了阳台的栏杆,只可惜这附近没有养猫的,也没有一个可以传情的公猫,我叹了口气,跑去沙发上咬着黄少天给我准备的玩具。

有了电脑不要猫了!我真是想不通,撸猫可比玩游戏好多了,还不伤身体那种。

黄少天高中还是走读,只是他每天回来都很晚很晚了,也没什么时间逗我,回来顶多摸摸我的头,说个一两句学校里的事,有时候什么也不说,每天撸猫时间控制在五分钟之内。

可是他高中没上几天,就和父母摊牌,要去一个叫蓝雨的训练营去当一个电竞选手。他告诉我,是网游里一个人邀请他去的。

就算是邀请的,还是要征得父母同意的。

他母亲自然是反对,他父亲一直很和蔼,他们家就是很典型的妻管严,但是在这件事上黄少天的父亲支持自己儿子的决定。

黄少天拿着电话巴拉巴拉的说着,我躺在他腿上任他给我顺毛,他一边用手揉我屁股一边说:“我妈不同意,我爸同意。”

“这事我妈不同意是不可能的。”

“魏老大你周末有空来吗?”

“行行行那我这两天也表现乖一点,你周六下午来是吧,诶好嘞。我觉得你劝劝应该可以。”

黄少天打完电话往床上一躺,把躺在他腿上的我抱起来,“少地啊——”

“别打别打别打脸,我马上去打电竞了我跟你讲,这脸还有这手都很宝贵的,把你卖了都赔不起。”

“我要是走了,一年才回来一两次那种,你想不想我啊?”

我想了想,“喵”了一声。肯定会想的嘛,他对我那么好,虽然给我起了一个我不喜欢的名字。

他把我抱在怀里蹭我的毛,“唉,我妈她一直都管那么严,其实也就是刀子嘴豆腐心罢了。估计魏老大来了也就差不多了。”

“之前收养你那次,她也是,我后来把你带回来的时候她什么都不说,我妈以前很喜欢养猫猫狗狗的,小时候家里养过柯基,后来……”他的声音小了下去,“小柯基得了病,没救好,我当时哭的也特伤心,我妈告诉我,说如果可以的话还是不要养,毕竟你养它们的时候就应该知道,迟早有一天……”

迟早有一天我也会离开他的。

我不想听这丧气话,从他怀里窜了出去,冲着他喵喵叫。

“好啦好啦。”黄少天走近蹲下来,“我不说丧气话啦,别生气啊。”

魏琛来的时候黄少天带我躲到他的屋里,趴在门边听着外面客厅的动静。他一边撸着我的毛一边念叨,“一定一定一定要说服我妈啊。”

魏琛走的时候太阳快下山了,大半天的时间,黄少天就趴在门后面趴了那么长时间,耳朵贴在门上,嘴里念叨着。我无聊至极,可他却是好像连腿都不麻一样。

“少天,你出来。”黄少天的父亲敲了敲门,黄少天一下子就站起来,踉跄了一下,把我放到床上,推开门走了出去。

后来的结果,是那父母签字一栏,终于堂堂正正的签上了名字。黄少天说要是他父母始终不同意,他就自己仿个签名了。

“小时候考不及格我经常这么干的。”黄少天填完基本信息,把那表举起来对着光看。

我看着黄少天收拾行李,他一件一件的挑着衣服,我看着他放一旁的账号卡,伸出爪子想目睹一下,被黄少天转头看到了,慌忙地过来抓住了我的爪子。

“主子,这个不能动的!这卡要是毁了我也就完了。”

“喵喵喵!”

这人真是,我感觉他越来越不爱我了。

黄少天走的时候是黄父开车送他的,我被黄少天母亲抱在怀里,他拍着我的头,“少地我走了啊,你在家好好的,等我带冠军奖杯回来闪瞎你的眼。”

我还是讨厌黄少地这个名字,所以我很不友好地把爪子拍在了他的爪子上,意思是,你快滚吧。

04

再见到黄少天已经是过年的时候了,天冷我也懒得动,可是看到黄少天回来我还是很开心的,放下我的高贵矜持优雅跑到他面前扯他的裤脚。

黄少天行李箱还在楼道里面,却蹲下来摸着我的头,“靠少地,你怎么这么胖了!要减肥知道吗!”

“喵喵喵!”橘猫知道吗!

我气了,扬起尾巴扭头就走,唉,孺子不可教也。

黄少天把行李箱搬屋里,摘下围巾,他的脸红红的,大概是冻的。我趴在毛毯上看着他,他好像长高了那么一点点。而我,肥了很多很多。

黄少天信誓旦旦地在晚饭桌上宣布,他回来的这段时间里每天都要溜猫让我减肥。

孩子长大了,管不住了。我暗暗的想着,猫为什么要瘦,瘦骨伶仃的猫哪里好看了。抱着也不舒服啊。

黄少天抱着我坐沙发上陪他爸看新闻,有一小段关于电竞。

“你们战队的成绩怎么样了?”

“就那样吧……听说今年魏老大的状态有所下滑,这个是我偷听到的。蓝雨的整体成绩和去年差不多,不得不说还是叶秋厉害,今年还有一个厉害的是百花,他们的繁花血景到现在没有人可以破。要是叶秋也破不了的话估计今年冠军是百花。”

“等我出道了,一定要好好和叶秋那家伙打一场!”

黄少天说了一大堆,黄父也只是点点头,换了台。黄少天又把我举起来,“少地——”

他拖长了音,我看着他,想说的话发出了来的声音却只是“喵”。

太遗憾了,他听不懂我说话。不过也幸好他听不懂,不然想着天天一人一猫互相掐架,这日子还过不过了。

过年是我最害怕的。

亲戚之间避免不了拜访一番,熊孩子见到我就跑过来摸,我趴在黄少天腿上耷拉耳朵闭着眼睛不愿意动,或者说是想让他保护我。

黄少天也清楚,他说,“你看它闭眼了,大概是困了,不要玩了让它睡觉好不好。”

我睁了一只眼,这小子不错。

“你让它睡觉吧,哥哥带你玩游戏好不好?你知道荣耀吗?对就是那个要插卡的,你卡关了是吗?没事没事看哥哥帮你过去,你要是有什么想欺负的人告诉我,我帮你欺负他。”

黄少天说着,把我放回窝里,把小孩子带走了。

真好。我眯着眼睛想。对于他说的关于减肥一事,我暂时就不记仇了。

除夕夜那天黄少天吃完年夜饭,快零点的时候他就带我下楼了,他带着我在小区里溜达,嘴依旧没有闲着。

“魏老大一开始让我进蓝雨我可不干,当时就是抢了boss,我也不是只抢蓝雨的boss,反正看到boss就抢呗,哪个工会的都抢。结果最后愣是和魏老大他们杠上了。他们见我一次杀一次,不过大部分杀不了我会跑掉,后来他加我要我进蓝雨,说不想我死那么难看,他说话真的难听,我没死几次,后来。”黄少天顿了顿,踢了一颗小石子,“我就进蓝雨啦。”

黄少天掏出手机看了看,说道,“主子我带你去个好玩的地方。”

他抱着我噔噔噔地上楼,那楼年代比较久,总共是6层,可以上天台那种,他跑得快,一层一层的,到后来也有些气喘吁吁,最后喘着气上了天台。

从楼顶可以看到这一片的景色,漆黑的夜暮下是一间间亮着灯等着新年的房子。

零点那一刻,远处郊区放的烟花飞上了夜幕,好像黑色画纸上燃料泼上去形成的花。黄少天把我高高的举起来,我的背后是那开满烟花的夜幕。

“新!年!快!乐!”他的脸冻的有些红,声音被风吹散,大概是去找那消逝的烟花声了。

“少地,你也老一岁啦!”

“明年要健健康康的!我要好好训练!早日出道!拿冠军!!!”

我想他可以的。

05

黄少天过完年,亲戚该走的走一趟后就收拾行李箱走了。

他说好要带我减肥的,到最后我也没有减几斤,没了第一次离家的不舍,他笑着抓了一下我的尾巴就上出租车了。

我知道,那吸引着他的,是他的梦想。

黄少天再回来的时候就是夏天了。他回来的时候,高三的都放假了。

“怎么回来这么晚?”

黄少天接过母亲夹的鸡腿,“俱乐部在本地,我回来也不需要多少时间,就想着还是再练练好了。多练总不会吃亏的。”

半年没见,我觉得黄少天一下子长高了好多,他吃完饭抱着我说,“带你见我的一个朋友。”

“少天。”电脑屏幕上是个白白净净的男孩,长得好看!好看!好看!

我坐不住了,直接伸爪子去抓那屏幕。黄少天抓住我,“这是我家主子,大名黄少地,我天天说的,就是这只肥猫。”

我转过身来“啪”一爪子糊他的脖子上。我不要面子的吗???

其实黄少天长得也好看,只不过这么久也视觉疲劳了。好不容易看到一个长得好看的,这人竟然这样损我,受不了。

“比照片上还可爱。”喻文州笑着,“橘猫嘛,本来就会肥的,少天你也别责怪它。”

看人小哥哥怎么说话的!

“我知道,也没想到它会这么肥啊。”黄少天低头看着我的眼睛,“你是不是又胖了?”

他整个脸是倒着在我面前的。我还是忍住了去把他抓毁容的想法。在好看的小哥哥面前要矜持。

黄少天把喻文州带回家已经是一年以后的夏天了。

我则是一直粘着喻文州,留个屁股给黄少天。

“死猫!我当年怎么把你捡回来的啊?为了养你我受了多少苦啊?你就这样忘恩负义去找我们队长了!”

我转了转尾巴,在喻文州腿上换了个更舒服的姿势。

从他的话里可以知道喻文州是他们下一任的队长,虽然还没有对外公布,但是黄少天早已经改口叫队长了。

那年夏天还有一个重要的事,是黄少天的十八岁生日。

过了十八岁他就成年了。

黄少天没有让父母请来七大姑八大姨,他请了在战队里的朋友还把我带上去了ktv,一个大蛋糕闪着蜡烛,黄少天带着黄色的买蛋糕送的寿星应该带着的纸皇冠,笑得灿烂。

许完愿后黄少天去台上拿了话筒,伴奏放着可是没人唱歌,黄少天拍了拍话筒,颇有范的拿手拍了拍话筒。

“鼓掌!黄少要唱歌了!”

底下是起哄声还有噼里啪啦的掌声。

“低调低调。”黄少天笑着摆了摆手,“我知道你们等下要砸蛋糕,先声明,别砸到我家主子,对就是沙发上那只肥猫。也别给它喂奶油,猫吃了奶油不消化。”黄少天刚把话筒放下,一块奶油就飞到他脸上。

黄少天笑着扑下去,一边说着“我平时怎么待你的”一边拿过一块蛋糕糊另一个人脸上。一群人没过几秒就把蛋糕砸了七七八八,黄少天脸上被涂满了奶油,弯着腰捧腹笑着他人时又被抹了一把奶油。

虽然黄少天事先声明了,我也想着坐在沙发上看看热闹就可以了,结果一块奶油飞了过来,我躲过去,无奈ktv包间就那么大,我身上也沾了奶油。

黄少天笑着和车里的朋友告别,我被喻文州抱在怀里,黄少天接过我,喻文州伸手擦去他眼角没洗干净的奶油,“那少天,我走了。”

“队长你快回去吧,我这也就回去了。回去好好休息。”黄少天说着,看着喻文州走进出租车,把窗摇下来和他挥手。

黄少天抱着我慢慢地走回去,“你知道我许了什么愿望吗?”

“我想得冠军,我还想成为剑客这一职业里最顶尖的职业选手。我知道愿望说出来就不灵了,不过没事的,我可以做到的。”

夜晚的风吹乱了他的头发,路灯下的拉长的影子,刚成年的少年怀里抱着个肥猫。

“小区那么多流浪猫,一开始我看到你被欺负,喂东西的时候总是抢不过别的猫,我就想着迟早有一天要把你带回家。”

黄少天突然在路灯下停下了,从兜里掏出手机,抱着我拍了一张照片。少年棱角分明的脸也都是模糊的,唯有眼睛似乎闪着光,笑得明亮。

“纪念一下,这是18岁成年的黄少天啦!”

这条回家的路还有很长,正如他接下来的荣耀之路一样,可我知道,他已经做好了准备,去迎接那条新的路。

而我也会陪着他的,能陪多久是多久。

“少地啊——”黄少天又叫我了。

他叫我这个名字这么长时间,我叹了口气,算了,黄少地就黄少地吧。


fin.

















 
评论(2)
热度(6)